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瓦尔登湖的落叶

你知道,当人们感到非常苦闷时,总是喜欢日落的

 
 
 

日志

 
 

玫瑰人生  

2012-05-13 12:34:46|  分类: 忧伤年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面对着泰坦尼克号这样热泪盈眶了,尽管我不愿意惊动这份深藏心底的感动,过多的玩味只怕将这份弥足珍贵稀释成清水一般没有味道。人啊从来都是一群喜新厌旧的动物。新意味着当下,旧代表往事。只有扯上时光,我们才会偶尔向往事抛几许怀念。时光确是一种令人爱恨交加的玩意。它在衰老容颜的同时,也让过往的人生如同被洒在日光下蝴蝶般起舞的纸碎,纷纷扬扬的片段,或苦涩,或甜蜜,不或的是一如既往地耐人寻味。
       该写点什么了。
       纽约这些天还有些出人意料的寒意,我却突然想跑到河对岸从下往上将自由女神仔细地打量一番,就像当年我们亲爱的Rose在雨夜中端详她一样。Rose,我该将你的名字译为玫瑰吗?我不知道这种在阿佛洛狄忒诞生于海洋时由海水泡沫变成的花朵,被卡梅隆先生拿来为你命名,是想告诉我们你芬芳了别人的生命,还是你的人生原本就是一朵盛开的玫瑰。
       ......
       十五年前我在老家那个破败的电影院里看Rose和Jack生死别离哭得稀里哗啦,然后一晚没睡。那时虽未涉世,但梦想还是第一次向我显现了它的迷人。这里不说幻想,缘于其并非不着边际;不说理想,则因它只关乎我对自身的期许。当然那个时候我依然纯粹,情感里不掺入任何杂质,所以我没读出自由更隐晦的含义,也远未意识自由其实比梦想更稀缺。十五年后身处繁华的纽约,再看Rose和Jack的生死离别,感动仍在,而纯粹则早已被我遗忘。这次没有失眠,一半坦然,一半彷徨,我安然入睡。坦然是因为Rose终于随心奔向地平线的尽头去探访古老的非洲大陆;终于双腿岔开像男人一样骑马;终于登上飞机真正翱翔蓝天;终于坚守对Jack的诺言生很多孩子,活到很老。彷徨是因为十五年后我终于读懂了自由的含义,确发现自己早已与之渐行渐远。
       “He saved me in every way a person can be saved...”
       我一直在想,如果Jack从未出现,Rose最终会拥有怎样的生活?1912年的时候Rose还不到二十岁,这原本是一个少女最美妙的年华,她却觉得已经过完了整个人生。她厌恶富足和上流社会吗?当然不是,如果人有选择,没有人愿意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她害怕的是生活全是可遇见和被安排的内容。这正像威廉王子说的:“我并非讨厌和害怕身为王子。我恐惧的是人在二十岁的时候已经看到人生的整个轨迹。”在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的前一刻,她说等到船一靠岸,就和Jack远走高飞:“It dosen't make any sense. That's why I trust it”。没有逻辑是Rose对人生的最终要求:没有逻辑便不能演绎,不能演绎便无法预见,而无法预见,生活便有了盼望和惊喜。这大概也能解释她为何迷恋毕加索的作品。
       如果现在有人和我说喜欢毕加索,百分之九十九的时候我会认为他在骗人。就像一片树叶的两面,我们所欲表现出来的形象和真实的自我之间总有些不一致的脉络。品位原本是一个内化的表述,现在最离不开外在标签的却恰恰是这个词汇。不过,我从未怀疑Rose对毕加索的真实爱恋,Cal的一句“Something Picasso”道出了毕加索在那个时代的位置。1912年的毕加索只有32岁,他的艺术生涯尚未进入后来为他赢得世界声誉的超现实主义时期。当然,从内容和形式均抛弃古典绘画风格的做法已经使他早期的作品展现出了超越时代的特征。那幅Rose捧在手中有着几个不规则人头的画作是毕加索1907年的作品,名为《亚维农少女》。
       有人是这样评价《亚维弄少女》:恰似一地打碎了的玻璃。西方艺术史从意大利文艺复兴之后便一直被限制在透视法的构图原则中,而《亚维农少女》却彻底打破这种限制,试图将三维世界中才能同时见到的细节描绘在二维的画布中——“There's truth, but no logic”,这是Rose的评价。从某种意义上讲,毕加索的作品之所以能引起她的共鸣,缘于契合了自己内心对主流意识的挣脱和逃避。
       但是如果没有Jack,她还会那么勇敢吗?
       我觉得Rose是有那么一些残酷的。放弃原本的生活,或者说扔下与生俱来的包袱,不仅需要勇气,更需要在自由和道义之间的一次重新选择。作为一名只剩下头衔的贵族后裔,Rose承载了她母亲所有的希望——她是自己维持上流社会入场券的全部资本。而人一旦被赋予承载,而且是被自己最亲爱的人赋予承载,自由便容易被牺牲。"Be true to yourself"! 忠于自己在大部分时候沦为一句空话。也是从这个意义上看,Rose没有自由,我更没有。十五年前看泰坦尼克号,我觉得自由是拥有资源和手段去实现心中所想;十五年后再看,自由是对自己无法钟爱之既定生活的否定和抛弃。Rose最后的选择从微观上证成了自由和道义之间的脱离:她没有再和Cal相认,也一定离开了自己的母亲;她脱离了造就她的上流社会,也一定打破了”人往高处走“的主流规则。
       而如果从宏观上看,我们能从另一个角度解读Rose的选择吗?
       “不经思考的生活,不是真正的生活”,这是古希腊一句箴言。思考等同于理性。承认人的理性,就应该承认每个人独立的价值,而不是某种宏大却空洞的时代价值中之一个组成。“人是终极,而不是工具”,这是康德说的。康德是西方哲学史上第一个系统阐述自律概念的哲学家,而这里的自律则以自由意志为基础。人在康德的眼里分为两种存在:自然存在和意志存在。前者和动物没有区别,后者,也正是理性将人与动物区别。承认了人的理性,就应该承认每个人是自己的主体,他是任何一种他所经历之生活方式的最终承受者。功利主义者将最大程度的善视为道德的标尺,所以为了更大的利益而牺牲某些个体是完全可以接收的;康德不同,他将每个人视为终极,每个人的存在不能被用来当作服务其它的工具,即使这里的其它代表社会最大的善。这听起来当然有些自私,不过大家也别忘了,正是在这个解读下,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作为终极(ends)的人自然不应该存在高低,作为工具(means)的人则无法不被划分高低。
       所以,如果我们要求Rose去维护她母亲的期许而放弃内心的渴望,这无异于强迫她沦为工具式的存在,恰恰是最大的残酷。
       电影最后一段,Rose站在雨夜中仰望自由女神的画面意味深长。离开了她的母亲,也离开上流社会,她抛弃了别人一辈子梦寐以求的东西换来了自己的自由。当然,自由不等于幸福。二十世纪初的电影业远没有现在这样辉煌和发达,去当一名女演员的Rose一定饱尝了我们无法想象的艰辛。可是她终究给了自己最为精彩的一生,守住了对Jack的承诺,也成就了自己的追求。
       Rose是不幸的,她和Jack从相遇、相知、相爱到相离只有短短的几天;她同时又是幸运的,恰是这短暂的几天定义了下半人生的主题:带着爱和自由勇敢地活下去,爱是为了纪念Jack,自由是为了忠于自己。当年迈的Rose将海洋之心抛向大西洋的一刹那,我的心也突然随之释然。在这一刻的前八十四年的岁月里,海洋之心一定被紧紧握在Rose的手中,伴随她经历了最美丽的人生。如果钻石也有记忆,沉入Jack安息地的海洋之心一定会使他会心一笑:他会看见Rose终于像男人一样骑马驰骋在沙滩上;会看见她一遍又一遍地坐上云霄飞车直到呕吐;看见她张开双臂翱翔蓝天;看见她跑到自己的故乡威斯康星捕捉了一只巨大的大马哈鱼;看见她远到地平线尽头的非洲随心旅心;看见她和自己的丈夫孩子一起在海边嬉戏;也看见她直到满脸爬满皱纹还依然心怀希望地面对生活——生命是上天赐予的礼物,要让它的每一天过得充盈。
       ......
       泰坦尼克号伴我走过了人生最恣意的十五年。
       这期间我看过多少次泰坦尼克号已经完全记不得了,只知道会时不时得重温这部我最喜爱的电影。当人因为不自由逐渐不愿意向前张望时,便习惯望向自己的身后,希望从往事中看见一度美好的自己。十五年来我的生活不叫一潭死水,却也与许多精彩擦肩而过。那个小镇电影院里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小孩变迁成今天平凡的我。梦想一直都在,只是我从来未曾找到足够的勇气去为自己争取一个同样精彩的人生。我身上的包袱太重,我承载的期许太多,以致我每一次都不得不向世俗妥协。十五年前看泰坦尼克号我找到梦想,十五年后再看我读懂自由,我希望自己勇敢一些,学Jack那样making each day count,也学Rose那样never letting go——泰坦尼克号于我就像一场洗礼,总是将我身上世俗的尘埃抹去一些,让过往的岁月在变得美丽的同时也让前方的路变得清晰。
       谢谢你,泰坦尼克号!
      

玫瑰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心情日记
阅读(4462)| 评论(8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