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瓦尔登湖的落叶

你知道,当人们感到非常苦闷时,总是喜欢日落的

 
 
 

日志

 
 

光影人生:中场  

2011-10-02 11:52:57|  分类: 光影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Lsat考试前监考官为了缓解紧张气氛,开玩笑地对大家说:
      Guys. You should see the looks on your faces. It is like the end the of world. 
      然后一个女考生问他:
      Did you ever take the Lsat before? 
      No.
      Then you have no idea how stressful the test is.
      I've taken other tests though. I know how hard a test can be.
      然后整个教室的人群起而攻之:
      Lsat is nothing like any other test. It is the most painful test ever invented. 
      Come on. Not necessarily. How about the Bar Exam.
      那个女生不依不饶:
      I have a friend who just finished his law school. He told me he would rather take the Bar exam ten times than the Lsat once. 
      ......
      然后没多久,考试就开始了。近四个小时后,我走出考场的那一刻,天旋地转,整个人像散了一样四肢无力,脑袋则像爆开的炸弹,没有一片完整的思绪。这就是此篇“光影人生”系列日志标题为“中场”的原因。这个系列的日志我已经停了差不多三个多月。这段时间里为了给自己一个清净的复习环境,我推掉了所有能推掉的社交活动,大部分时间都将自己锁在房子里。当然,这次考得像屎一样臭归根到底还是这三个多月的复习时间里我给了自己太多偷懒的理由。Anyway,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已经厌烦不断偷懒接着不断后悔然后不断牢骚的习惯了。这第一次的Lsat经历就当作一次持久战的中场休息吧,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我都需要向前看。

航空母舰
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
到纽约的中国领事馆帮朋友领护照。领事馆靠近哈德逊河,河上面居然躺着一艘航空母舰。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耶鲁大学
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
知道这是哪吗?这是所有法科学子做梦都梦到的地方——耶鲁大学法学院图书馆。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送别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二日
巴西版张曦要回国了,我们在Chinatown的一间中餐厅为她饯行。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纽约:晴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
这是离我家最近的一个地铁站的站台,天气太好,忍不住来一张。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小聚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
照片里的三个人其实还挺有缘分的。我们都在北京读书,左边的Moran同学毕业于北外,中间的Sini则来自人大,两所学校都离法大不远。来纽约前,我们就已经互相认识。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LSAT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
这是我Lsat的复习资料,别被吓到,这仅仅是一部分而已。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2011 NYC Pride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
一年一度的纽约同性恋大游行就在这一天。因为游行的前几天纽约州刚刚通过允许同性恋结婚的法案,所以今年的游行规模空前,据说有五十万人参加。这是出现在我镜头里的一对gay,人很Nice.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旧家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
房东的儿媳妇要生小孩了,我不得不搬走。这是我来美国之后的第一个家,在里面我整整住了一年。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新家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
新家离旧家只有几个街区,房租和旧家差不多,不过室内条件却更好。我尤其喜欢那三个明亮的大窗户。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柠檬茶
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
搬家结束,泡杯柠檬茶慰劳自己。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天台的童话
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
远处的地平线是高楼林立的曼哈顿岛。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天台是个看日落的好地方,也是个文艺男卖弄风骚的好地方。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毒瘾发作
二零一一年七月四日
长时间没拿起相机了,手痒得难受,于是在美国国庆日这一天跑到河对岸的罗斯福岛按几张,效果还不错。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九日
忘记因为什么回NYU一趟,又经过热闹非凡的华盛顿广场。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Brunch
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
和NYU其它学院的中国同学在一家曼哈顿小有名气的餐厅享用了一次精致而可口的Brunch。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老友记
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
巴西版的张曦同学即将陪她老公去巴塞罗那生活两年,中间再回到纽约处理些杂事,又为我们的相聚提供了机会。希望将来有机会到巴塞罗那找他们玩。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告别宴会
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
我的很多中国同学要回国工作了,和他们一起吃了个告别餐。照片里的十个人有四个拿着高薪进了汉坤,两个到香港工作,一个到北京的一家英国所工作,另外还有三人继续在纽约漂泊着。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曼哈顿的夜
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
告别餐后,大家还不尽兴,便一起爬上NYU宿舍的天台喝酒聊天。宿舍的天台为俯瞰曼哈顿提供了绝佳的视觉:远处最高的建筑是帝国大厦;近一些白亮一片的是华盛顿广场的凯旋门;最靠近镜头的两栋建筑则是NYU法学院的教学和办公楼。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空中酒吧
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
一群东南亚的同学也要启程回国了。在Ktown的一间韩国餐厅吃完晚饭后,我们到了Midtown的一家空中酒吧继续喝酒缅怀转瞬即逝的NYU岁月。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肯尼迪机场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
来美国后,我发现自己老往机场跑。这不,因为小妹也要来美国读书,又跑了一趟肯尼迪机场。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Law&Order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
带小妹在曼哈顿逛街的时候,偶然碰到美剧Law and Order的剧组人员在拍平面广告,偷拍了几张。没看过这部戏,不知道照片里的这位美女在剧中是啥角色。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印度佬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
继续带小妹闲逛曼哈顿。这是在时代广场抓拍到的一个扣鼻孔的印度佬。BTW,小妹在明大的舍友就是一个印度女孩。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逃离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
送小妹到明尼苏达,我也可以乘机逃离纽约和Lsat几天。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明尼苏达大学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
明尼苏达大学在明尼阿波利斯的校园有着如画一般的风景,真是个读书的好地方。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音乐梦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
一大早就有个很奇怪的人在明大的校园里推广自己的音乐作品。见我端着相机,他强烈要求我给他来一张。好吧,来就来,看镜头。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圣保罗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七日
花了一整天的时间逛了明尼苏达的首府圣保罗市。圣保罗有一间非常有名的大教堂,据说为美国三大教堂之一,这是其内景。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野花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八日
和双城基督教会的一些朋友到郊区参加了一个烧烤聚会。明尼阿波利斯郊区的野花开遍满地。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拍照的时候,这个可爱的小男孩一直很好奇地盯着我看,最后跑过来问我:
       Is it your assignment?
       What?
       You're taking photos. So is it your assignment?
       No. It is just something I do in my spare time.
       Do you have any other talents?
       Ah......singing. Does it count?
       Sure.
       Hey, can I take a photo of you?
       Ok.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Water Taxi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九日
被称为万国建筑之都的芝加哥汇聚了很多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建筑。 而坐上这种叫Water Taxi的小船或者参加一个邮轮上的Tour都是观赏河两岸各种建筑的最好方式。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442米高空上看落日
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日
Willis Tower的前名为西尔斯大厦。在吉隆坡的双子塔建成之前,其一直是世界最高的摩天大厦。这是一群游客在442米的高空观景台等待日落。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密歇根湖畔
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一日
我在这里等待天黑拍摄夜幕下的芝加哥天际线。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Allan In Chicago
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
光影人生:中场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评论这张
 
阅读(3955)| 评论(10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