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瓦尔登湖的落叶

你知道,当人们感到非常苦闷时,总是喜欢日落的

 
 
 

日志

 
 

心虚  

2011-09-06 23:43:32|  分类: NYU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需要麻烦朋友从北京邮寄点东西到美国,前几天和半年没交流过的超通了个电话。话说这工作一年有余的他大概是由学生升格为法官了,地位高人一等,电话连续拨了好几次都不接。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忙着徇私舞弊无暇顾及像我这类没钱没势之人。电话那头的李法官谈吐言论还是一如既往地稳重。交谈中得知,他在北京买了房有了车,最近又和单位一同事坠入爱河,顺利的话,明年就准备把事儿办了。
       真好。每每和国内的朋友聊天,总是被告知不少恋爱升职结婚怀孕的喜事。比如老四,前些日子刚把婚礼办了,四嫂就考上公务员;比如松松,两个月前才和我说她要结婚,最近又听说已怀孕一段时间;还有柳同学,在经历风波之后他和小糖的感情又回归风平浪静等等等等。我在想,啥时候我要是宣告我和某某好上了,这里一定像炸开的锅,就更不用想像“我把某某肚子弄大了”之类的言论。现实呢,现实是一切事情我似乎总比别人慢上不止半拍,我的同学中都一批一批早早毕业开始工作了,我还在担心期末考试能拿几分;别人都早就成家立业了,我还在担心下一个Blind Date该如何表现。
       我总结了一下,出现这种情况大概有两个原因:
       一,俺是个浪子,是个像风一样的男子;or
       二,俺是张白纸,人生很是苍白。
       你说人生那么长,世界那么大,怎么舍得早早结束单身生活的自由和不羁进入婚姻然后在一个地方安定下来从此如细水般平静地过日子?二十多岁嘛,原本就应该是疯狂体验的年华。看看,我说自己是个浪子没错吧?事实上我也更愿意将自己的“慢半拍”归结为这个原因。浪子浪子顾名思义,总是想去浪迹天涯的。而能够去浪迹天涯,人生一定不乏浪漫和阅历。可是最近一个人孤独的时候又常常在想,第二个原因会不会才更根本。其实,越是和白纸一样的人,越是爱做那些脱离现实的白日梦。白日梦中的人生当然刺激精彩绝不平淡,可是它不真实啊。能够将平淡的日子过得趣味横生,才是生活真正的高手。我步伐如此缓慢,多少有些逃避现实的意思。为什么要逃避?因为从未体验过平淡的日子中饱含乐趣的滋味,所以我要逃避,就这么简单。温总理说,人要脚踏实地仰望星空。于我,星空是那一头一辈子在路上看尽人间风景的诗意人生,实地是这一头安安稳稳成家立业的生活。我呀,就像被风刮起悬在半空中的某种东西,抓不住那一头的星空,也没法踩在这一头的实地上。
       电话中超说看了相册的照片,觉得穿上西服拿着酒杯的我在舞会中给人一种精英的感觉。以前和老四通电话,也总是听到他说“知音啊,你将来一定会怎样怎样飞黄腾达”等等。听到这样的话,说我不高兴那是假的。但是同时我心虚得厉害,精英,这个词注定是用来形容在主流社会中获得认可的人。而我,不止一次说过,是一个没有办法契合主流社会生活方式和价值观的边缘人。活在边缘的人群中最容易产生那种忧郁的不被人理解的甚至像疯子一般的个体,幸运的可能成为梵高,不幸的会沦落为某座精神病院里的阿三阿四。 然而即便是梵高,他最后的结局还是逃不过悲催。
       我曾经不愿意相信宿命论这个东西,总觉得宿命论带着太重的悲观主义。曾经我只是忧郁,但并不悲观。忧郁是一种情绪,悲观则是一种姿态。情绪时刻都有,而当际遇不需要你选择姿态的时候,一个人是无所谓悲观或乐观的。最近又想重温《小王子》这本书,以前我只是读懂了小王子的忧郁,却看不出烙在他身上深深的悲观主义色彩和他坚信的宿命论。还记得他要离开的时候吗,自信得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坦然得犹如一切都已成定局?
       这些日子我应该和小王子一样是忧郁且悲观的,可能和准备Lsat的过程有关。对真题终日糊糊涂涂,对生活和规划却思考了很多。前天和柳同学说不如就这么回国,然后一起合作在杭州开个摄影店自己创业算了。柳同学貌似很认真的样子,我纯粹在开玩笑。玩笑的原因一来自己已经没有重新选择的资本和余地;二来我不甘心,在终极意义和宏观上我或许是相信宿命论的,而在生活的微观方面我还不愿意就这么放手让一切顺其自然,或者说暂时不愿意。


(经超的提醒,突然想起相册里还有这么一组照片。原本想配合这些照片写写轻松的文字,只是写着写着笔触便不自觉地沉重起来)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心虚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评论这张
 
阅读(4259)| 评论(1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