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瓦尔登湖的落叶

你知道,当人们感到非常苦闷时,总是喜欢日落的

 
 
 

日志

 
 

I Go To Law School  

2011-06-19 01:44:20|  分类: NYU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少时对绘画还是有那么一点天分的。我对色彩和构图的理解天生地比一般人敏感,而笔尖对景物的刻画能力也来得更加精确,所以小学年年在学校的绘画比赛上获奖。有那么一段时间,如所有未经世面的小孩,我曾在日记本上写下将来当一名画家的理想。现在回想起来甚是滑稽,差不多十年没有拿起画笔了,我目前的绘画能力应该还停留在小学那会儿水平上。
       五年级的时候,我在一份名字大概是“祖国的花朵”之类的少儿报刊上看到了一则全国少儿书画摄影大赛的征稿启事。当时手头恰好有机会接触相机,故用省下的零用钱买了一盒胶卷跑到野外拍了一些所谓的“作品”然后挑出几张寄给大赛的组委会。不料几个月之后我居然被通知获得摄影类的银奖,伴随而来的是一块亮晶晶的银牌和一本荣誉证书。大概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疯狂地喜欢上了摄影。只是,可能是不知道摄影也可以成为一份职业的原因,“摄影家”却从未在我写给理想的文字中出现过。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是喜欢写些文字的。从小学开始我的作文就经常被老师拿来当范文用,参加过各类的写作比赛也经常获奖。上初中高中的那几年,每到假期,我总是给自己列出了一堆西方文学名著,然后经常阅读到深夜。我陶醉于十九世纪英国作家笔下的那种清新而优雅的社会格调和里面种种不同的人生。相比起当代文学,我更喜欢古典文学的原因在于它能让我有时光倒流的错觉。时光的倒流恰恰是我在脑海中营造出的一份与世隔绝,而这份与世隔绝使我有机会逃离无聊的日常生活去无边无际地幻想另一个时代里的另一种人生。
       于是,突然觉得文学也很美好,能够创造出这些伟大作品的作家一定更美好。所以对文学的热爱及对文笔的自信让我将作家也列入理想的名单。初中那会我甚至还开始写一部长篇小说,大概讲一个英国家庭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远渡重洋到印度建立庄园并经历各种爱恨情仇的故事。当然后来没写几章就搁笔了,人生阅历摆在那,想写出真正有价值的东西谈何容易。上大学之后,我再也没有写作的习惯,文笔也越来越生疏。现在看,我实在没有能力去当一名作家,那份遣词造句的心力交瘁和那种常人难以理解的孤独是我所恐惧的。
       高三报大学志愿的时候,面对着各个大学琳琅满目的专业,我硬是拿不定主意将来学什么。有想过选英语,可总觉得语言的专业性要差一些,再说选别的专业英语也一样是要学的;想过英美文学,可是读这个将来能干些什么呢?爱好和面包是两码事。后来,是家人给出的意见:法学。就这样一个无心的选择,让我今年挥手告别了在法学院的第八个年头。我还准备将接下来的三年贡献给美国的JD,也就是法律博士。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学生从本科到博士的法学之路,JD在美国被视为博士学位,在中国则被视为硕士学位,我正在做的是跨越两个法系的平行学习。
       如果一切顺利,我献给法学院的时间得整整十一年。
       十一年啊,都可以是一段漫长人生的十分之一了。
       我记得本科毕业离校前的那一个晚上,和寝室的老大老六还有老七躺在床上吹水聊天。聊到了人生聊到了未来,我记得老大当时是这么问我的:“老八,你最大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呢?”我这么回答:“我打算将来走学术的路,我希望中国将来有更加宽松的学术环境和更少的学术造假,我希望自己能在中国的学术向这个方向迈进的过程中贡献自己的一点力量。”现在再回头一看,我自己都忍不住要笑出来。学术啊,四年前不知天高地厚的我视你为事业最佳的伴侣;四年后看你,你竟已成了我早年法学生涯里的一个可笑的回忆了。当然这一切的发生并非毫无征兆,我记得西方法律思想史那门课上张锐智老师在谈到波斯纳时,说一个华政的女老师一天到晚研究波斯纳最后丈夫和她离婚了,接着她说做学术就要受得了孤独并且能够心平气和地研究些东西,而不能有事没事跑去K歌跳舞。老七一下子就笑了,对我说:“听说你将来要走学术的路。”我也笑了,热衷K歌的我和学术之路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在法大的三年日子过得非常轻松。研究生的课本来就少,加上顾老师这个慈眉善目的老板,我拖着一身懒肉悠哉悠哉地晃了三年。这期间有了手提电脑,我再也没有挑灯夜读名著的习惯,我把时间给了美剧,也给了发呆。这期间以高分过了司考,考了托福,写了几篇文章,看了几本书,听历史男讲了很多历史故事,还好最后拿出一篇不错的毕业论文(前些日子顾老师说要拿这篇文章去发表),以上便是我在法大这三年生活的全部内容。哦,忘了一点,08年的那个春天我得了抑郁症,苦闷了大半年的时间。
       到了毕业的时候,大家都现实很多,没有信誓旦旦的豪言壮语,有的只是对将来生活的一种市井化的期盼。在我眼中最适合走学术的和林到浙江的一间银行过起了平和的日子;超进了昌平法院,最近又买车又买房的,将来的轨迹已经不难预见;我呢?我来了NYU,以近乎零基础为起点开始学习普通法。这条路,注定了我将来“非诉律师”的角色。
       从最初的画家到作家,中间再经历千般变化,十年前八年前甚至四年前的我根本没有想到我一路走过来最终的方向居然是这个。来美国之后,在经历法学院高压生活的同时我不断问自己:我能享受将来高压的律师职业吗?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你可以规划将来的人生,你却永远规划不了将来你是否享受某种生活方式。之所以还打算读JD不是因为自己能想象在职场上当一名非诉律师叱诧风云的样子,而是因为so far so good,仅此而已。



NYU法学院2011届的中国学生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这是法学院的图书馆,非常精致的一个地方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大家都说我这张样子有点邪恶。有吗?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漂亮的DD同学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NYU的吉祥物,是只猫,长得很凶,像豹。猫旁边的是知性的Moran同学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那一块一块黄色的东西是芝士,西方人很喜欢这样生吃。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还记得那个长得像张曦的巴西女孩吗?旁边的是她老公,今年刚申下欧洲一间顶尖商学院的MBA,他们未来两年会呆在巴塞罗那,幸福啊。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我觉得这张照片还行,就放上来了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有律师范不?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左边的牛人接下来将去世界银行实习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穿上学位服大家还是学生的样子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学位服一卸,活脱脱一群律师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还记得我上学期两篇英文日志中提到的那个大好人Fernando吗?就是他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学位授予典礼在上西区的一家剧院举行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今年的Keynote Speaker请的是多米尼加共和国的总统,也叫Fernando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学生代表选的是一个来自肯尼亚的LLM,他上台后我才记得入学前法学院Reception那天我们还一起到酒吧里喝过酒聊过天,之后一整年都没在法学院碰见过他。这世界啊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我们的院长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典礼过后我们亚洲学生的告别晚餐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学位照终于下来了,把我照得很丑
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法学院的人生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评论这张
 
阅读(4623)| 评论(1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