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瓦尔登湖的落叶

你知道,当人们感到非常苦闷时,总是喜欢日落的

 
 
 

日志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2011-05-15 06:00:50|  分类: NYU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考完证券法,将接下来的Negotiation M&A和科恩教授的一篇Paper完成就是我在NYU所需要做的最后两件事了。突然有一些不舍,尽管这一年生活过得难以想象地狼狈,然而也逐渐喜欢上了美国法学院的忙碌和充实。这是好事,我的求学规划里不是还有一部分要留给JD的吗?说我虚荣心旺盛也好,陶醉受虐也好,一年的LLM给我的实在有限。
       可是我真应该为了JD而义无反顾吗?考证券法的时候,坐在我前面的一个美国女生让我目睹了语言优势在法律这个行业中的位置。证券法的教授很变态,我们要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完成二十八道案例分析题。这是什么概念?给你用数字说明一下,就是你完成每一道题目的所有时间只有4.3分钟。这4分多钟的时间里,你要把题目读完,然后得出判断,接着找法条印证自己的判断,最后要写下的不仅仅是一个结论,还要有相应的Reasoning。我在刚读完第一道题并找到相关法条的时候,我前面的那个女生已经在电脑上敲下了半屏的文字。
      考证券法的那天早上在走道里碰到Racheal,然后谈起毕业后的去向。她说她今年的工作还未等考试结束就开始了,头两年应该会在律所的纽约总部工作,将来是派到哪里还不清楚。她希望回香港,这样和在深圳的父母相当于住在同一个地方。我问她这三年JD都是怎么熬过来的,她说非常非常辛苦,不仅是因为课程本身的原因,也因为和你竞争的是全美国最优秀的一群年轻人。她说:“你聪明并不可怕,你努力用功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法学院里的都是在Ivy League学校里以3.8以上的GPA毕业然后每天学到深夜的这样一群聪明加用功的人。”的确是这样,回想这一年在NYU的生活,我遇见的优秀的人还少吗?有时候你会有一种因绝望而悲凉的心境,因为你经常会发现在图书馆教室和你擦肩而过的是一批一批的俊男美女,这些人头上顶着本科毕业于哈佛耶鲁的光环,举手投足间无不散发着法律这个行业所需要的稳重和精明,穿着上体现的是美国上流社会高端又不失时尚的品味。所以,悲凉是在反照自身条件之后,奢望在美国的法律市场有一番空间实现抱负的我们一种共同的心态。当然厉害的人总是有的,一千只丑小鸭里总有一两个熬成白天鹅的不是?上面的Racheal就是一个。
      证券法之后,我所有的In Class考试都结束了。虽然两个小时匆忙敲下的答案惨不忍睹,心中也多少松了一口气。为了这一科,这个学期我还真是不敢放纵自己,或者说不敢过多放纵自己。甚至在考试前的一周,我还利用每天在地铁上的时间将《Securities Regulation in a nutshell》读了一大半。还有那些Outline,我起码用了四个版本,我自己的一个,同学的一个还有NYU官网上下载的两个。每个版本都多达上百页,这又是什么概念?你有见过四百页的提纲吗?四百页都可以是一本书的厚度了。然而结果啊还是如此的令人沮丧:前面的那个美国女生都敲下了半屏幕的文字,我才刚读完第一道题而已。
       鲁迅说,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我可以骄傲那么一会儿叫自己一声猛士吗?我知道将来的JD日子一定比现在艰难个千万倍,Lsat的考Bar的学业的工作的身份的语言的种种造就惨淡人生的因素并没有令我放弃。原因在前面已经提到了,就当我爱慕虚荣或者贪恋受虐好了。
       华盛顿广场就在法学院的前面,这里从美国民权运动起成了美国新思潮的发源地,也汇聚了全美最为前卫的艺术家。我想起那些天气晴好的午后,在图书馆呆不下去的我买一杯热巧克力在广场上晒晒太阳看看表演的日子。这里的天空总是蔚蓝的,路人的笑容和嬉闹让你忘掉生活的种种烦恼,纽约进入初夏后,空气中更是渗入随意和轻松的味道——人生啊,如果只剩惬意那该有多好!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今天回学校做M&A的take home exam,下午无聊又拿起相机跑到广场按了几张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华盛顿广场的初夏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评论这张
 
阅读(23351)| 评论(20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