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瓦尔登湖的落叶

你知道,当人们感到非常苦闷时,总是喜欢日落的

 
 
 

日志

 
 

法学院的酸甜苦辣  

2010-09-24 13:22:57|  分类: NYU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大学有个非常好的传统叫Shopping Week。每学期开学的第一周或前两周,课堂向所有的学生开放。学生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像逛商店一样到课堂试听,满意了就选这门课,不满意的继续Shopping直到选够学分为止。NYU对Traditional方向的LLM不设任何的必修课限制,决定学什么的自由完全掌握在学生手中。经过了两周时间的试听和反复琢磨,秋季的这个学期我只选了四门课11学分,分别为合同法、公司法、美国法律方法论还有科恩教授的中国法讨论课。
       从9月1号正式开学算起,到现在三周的时间过去了。逐渐地我也开始适应了美国法学院的课堂学习和课后的交际生活。我每周的课不多,只有七节课,但是每门课都不轻松。每天稍微偷下懒或者参加了Party,很多阅读即没有办法按时完成。除了上述的四门课之外,我还在每周四参加科恩教授举办的Lunch Meeting和旁听一门公司并购的课。参加前者是为了在科恩教授面前混个脸熟以及免费的午餐;参加后者则是为我下学期的公司并购谈判课程打点基础,另外这门课的教授Jacob,是NYU今年的客座教授。Jacob目前的正职是美国公司法重镇特拉华州最高法院的法官。这样牛人的课如不好好利用实为暴殄天物。
       在所有的课当中,不得不说美国法律方法论这门课是最累的。单为这门课,我现在平均一周要写十五六页的Paper。在政法,我甚至三年用英语写的文字都没有这么多,所以这门课对我的难度可想而知。其实早在开学之前不少过来人就警告过我对于这门课要三思而后行,一方面这门课质量极高能学到很好的法律技巧;另一方面课程压力极大,按去年毕业的一个Alumni的说法:“选了这门课,你基本上一个学期都得围着这门课转,根本没有时间完成其它课的作业。”对于这门课,我还真是思想斗争了很久。在几轮的选课中我反反复复Add & Drop了好几回最后才对自己下了这个狠心。美国法律界竞争这么激烈,现在对自己仁慈就是对将来自己的残忍。
       美国法律方法论一共分三个部分:法律写作;研究技巧和谈判技巧。可以说这门课覆盖了作为一个普通法律师最重要的三项技能。首先关于写作,在国内的法学院呆了七年,却没听说过哪个学校专门开过法律写作的课程(当然不排除我孤陋寡闻,但即使有也肯定是凤毛麟角)。这大概和国内的法律环境有关,别的不说,单看国内法院的判决书就可以看出法律写作实在没有什么必要培训。和美国不同,国内很多案件的判词基本上三段论:法律规则、案件事实、裁判结果,中间往往少了在英美法看来极其重要的论证过程。这也是为什么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及州最高法院的判词长达几十页甚至上百页的原因。在美国,法律写作对每一个从事法律职业的人来说都至关重要。远的不说,就拿刚毕业的学生来说,一手好的法律写作是职业成功的敲门砖。刚从法学院毕业的学生基本上都要从助理做起,不管是律师助理还是法官助理。就律师助理而言,最重要的活往往是给律师写Office Memo。比如你进了一个律所当助理,一天一个客户找带你的律师咨询交通事故引起人身伤害的救济手段。一个律所的资源是有限的,不会什么案子都接。那种赢面不大或者获利很小的案子律所往往会拒绝。这就要在正式代表客户之前对案件有一个比较初步的预测分析。律师是大忙人,这种琐碎活自然就落到你的头上。你要做的就是做研究找相关案例收集初步证据并最终拿出一个报告供律师参考,这就是所谓的Office Memo。律师会在你Memo的基础上以更专业和更富经验的眼光最终决定接还是不接这个案子或者如何采取下一步措施为当事人寻求救济。这样,一个高超的Memo写手自然省了律师不少功夫,当然接下来的发展就不用我废话了。这门课第二阶段培训的是研究能力。研究能力这个翻译可能不能完全表达我要说的东西,而且很有可能引发歧义。英文中这个叫Research Skill,和我们平常理解的学术研究能力是两回事。我继续用上一个例子说明吧。你的当事人因交通事故遭受人身损害,那么能不能起诉,起诉谁,法律规则如何等等这个都要依赖你的研究能力。在中国,这个问题似乎不难,能不能起诉起诉谁不难解决,法律规则更容易,只要查找相关法条即可。在美国,问题可远没有这么简单。比如在被告问题上你可能马上就想到交通事故中引发事故的另一方,但诉讼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救济受损害的权益,进一步说无非是为了金钱补偿。假如对方是个穷光蛋,即使你赢了官司你还是得不到钱,整个诉讼就意义散尽。这个时候你就要慎重选择被告,比如汽车公司有的是钱,可以考虑起诉他们商品有瑕疵容易导致事故而获得赔偿;又比如公路交通局也有钱,也可以起诉他们交通管理不当导致事故发生等等。选择对了被告,将来救济才有保证。接下来,美国是普通法国家,很多规则都是从案例中演变出来的,再一次你需要依靠你的研究技巧去搜集相关的法律规定以及有约束力的案例。美国建国几百年几十个州加上联邦积累下来的司法案例不计其数,怎么找到自己所需要的?这就依靠你对westlaw或者lexis.nexis的熟悉程度。这两个系统都极其复杂然功能又极其丰富,你能通过检索找到美国所有的法院判例。找到了相关案例,两个系统还会告诉你哪些案例已经失效哪些有不良历史等等各种各样与拘束力有关的信息。美国法律界在电子时代对这两个系统的依赖极高,现在已经没有人去图书馆一本一本翻纸质的案例了,都是用这个系统通过定位检索找到相关案例。而这便是我们这门课培训的第二个技能。第三个技能是关于谈判技巧的,还没学,以后再说。
       这门课重在对技能的培训,而技能的提高是不可能通过单纯的听课和阅读来进行的,反复训练是必不可少的环节。正因此,教授每节课除了布置很多阅读,还经常布置各种各样的文书写作练习。比如马上就要交的是一个大Memo,教授只提供了基本事实,接下来我们要独立分析独立查找相关案例相关法学论述然后写一篇Office Memo提供解决方法,页数要求多于十页少于十五页。唉,Deadline 近在眼前,我现在连搜集案例都没进行,下周连续熬夜是必不可少的了。苦!
       相比之下,合同法和公司法的作业要少一些,且形式都是阅读,不用每周写paper。教我们合同法的是一个非常年轻的老师,估计三十五六吧。绝对的青年才俊,如此年纪就已经当上NYU法学院的教授。想想Freinds里面的Ross都熬了这么多年也才当了纽约一个小学校的教授而已,一次受到邀请到NYU讲座都把他乐得屁颠屁颠的。合同法老师的讲课方式获得我们高度的好评。可能和英美法的习惯有关,教授极少一上来就介绍具体规则。他总是通过让我们阅读和讨论一个个活生生的真实案例来发现其中表达或确立的合同法规则。更重要的是,你感觉不到他在讲课,上他的课,在他的引导下,你会不自觉地从一个法官的视角以经济分析的手段自己发现案例中规则的合理和不合理。每次课,我总有一种通过分析重重纷繁复杂的案例到最后豁然开朗的快感。所以很享受合同法课的每一秒钟,因为每一秒都如置身合同法海洋中旅行,而每次旅行总会给你带来多角度的发现。甜!
       公司法对我的意义不言而喻。之前就说过,自己实在不是做学术的料。公务员更不是我的喜好,所以进律所做非诉是我将来的发展方向。而非诉中市场最大的当然归公司法这一块了。这个学期我只选了一门与公司法有关的课。之前计划上的证券法和公司并购都让我在shopping week过后drop掉。原因是自己的专业水平和英语水平实在没有能力一开始就吞下这两门高难度的课程。上上周在Party上遇到一个德国柏林自由大学的助理教授,我们在一起聊了很久。期间他告诉我他的研究领域集中在公司法这一块,然后问我假如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收购福特这样的案例发生在中国,中国的公司法怎么规制?是由两个公司自由决定呢还是法律有具体的标准比如反垄断要求等。听了问题,我眨了眨眼,头脑一片空白,就当年凤君哥教我那点少得可怜的公司法知识,我实在没有能力回答。脸上是火辣火辣的烫!我当时就想,如果是历史男在肯定能跟那位教授介绍上半天。想到自己将来的职业打算和目前对公司法的了解,心中只有一种滋味:辣!
       教我们公司法的老师是个很可爱的老头,叫Segal。Segal的课信息量不多,更多的内容我们还得通过自己的阅读掌握。不过Segal的优点是他能在一个问题上挖得很深。而且他的授课内容来自活生生的实践经验,与国内那种条文式学习差别很大。Segal每个星期选择五名学生作为课堂讨论的主力,被选的学生要比其他人更好的准备布置的内容。奖励是,被选学生在课后与Segal共进午餐。还没轮到我,而且这堂课我还没发过言,要努力努力再努力。
       科恩的中国法讨论课是我准备得最不充分的课。主要是内容很多我都知道,除了语言上是英文之外。这门课人数不多,学生只有二十来人,还有几个中国的访问学者参加。科恩今年请来欧洲一个中国法研究中心的教授和他一道主持这个讨论课。课堂上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流很是精彩。更有意思地是,两人的中文都说得极好,有时互相用一些中文词汇表达总是惹得哄堂大笑。
       科恩教授特别平易近人。按道理说像他这样的学术和实务大牛应该有架子才对,可是科恩身上你能找到的只是一个老爷爷的慈祥。那天在NYU亚洲法研究中心举办的Party上还是他主动过来跟我讲话,很关心的问我的求学背景和研究兴趣等。让我吃惊的是,在谈起我家乡的时候,科恩教授居然说:“哦,湛江啊,我去过。”天,很多中国人甚至听都没听过湛江,他居然去过。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今天在申请通过后,第一次参加了他举办的Lunch Meeting。所谓的Lunch Meeting,就是每周四中午午餐时间大家在一间小的圆桌教室一边吃午餐一边讨论学术问题。每天科恩教授都会邀请世界的各界人士针对一个主题做个介绍,每个主题都或多或少和中国有关。今天的嘉宾是一个来自意大利的国际仲裁法专家。讲座的内容很轻松,让我这个门外汉也完全跟得上。我想如果CC在,肯定能和意大利教授有更深度的交流。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以后每周四饭钱可以省了,法学院给每周Lunch Meeting提供的经费是三百美金,所以食物很丰盛,讲座结束之后剩余的饮料三明治等我们都可以随便拿走。今天大家还开玩笑说下次得带个保险袋过来。这一吃一带省下一天的饭钱,按曼哈顿的消费标准,可有十五到二十美金了。真好!
       刚刚过去的几个星期让我爱上了美国法学院的生活。很累,但也很好玩。每天学习之余学校各种组织都有花样众多的Party。在Party上总是能遇见各种各样的牛人。比如在上面提到的亚洲法中心举办的Party上就遇到一个刚来中心工作的中国人,她八年前考上了耶鲁的JD,毕业之后在纽约的一间大律所工作了五年,然后想改变下高压的生活方式来到NYU;还有昨天在中秋节Party上遇到另一个中国牛人,背景是:北大本科,哈佛大学生物工程博士,在律所做过几年生物专利方面的实务,现在是法学院2L的学生。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面对他们再反视自己,酸!寒酸的酸!
  的确啊,苦辣酸甜尽在NYU法学院!

       
      

  评论这张
 
阅读(2876)|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