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瓦尔登湖的落叶

你知道,当人们感到非常苦闷时,总是喜欢日落的

 
 
 

日志

 
 

一切才刚刚开始  

2010-08-29 06:31:09|  分类: NYU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期两周的美国法概论课在一场吃力的考试中结束了。加上之前的两周法律英语,我在NYU的学习迎来了第一个满月。最后的考试不能说巨难无比,但也绝不轻松。三个小时两道题,第一道是关于今年四月英国石油公司钻井台在墨西哥湾爆炸泄油的诉讼。题目要求我们假设自己是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官助理,针对此案件为刚上任的Kagan法官写一封法律意见书(这里要感谢惠生,是他告诉我Legal Memo正确的译法是法律意见书而非法律备忘录)。乍一看似乎不难,但是如果这两周不好好听课,根本无从下笔。因为题目要求你分析美国最高院关于惩罚性赔偿(punitive damages)的先例并给法官提出该案如何处理的意见。相关的案例很多,且每个案例几乎都长达二三十页,如果不是在之前的两周时间里一一读过,即使开卷,你也不可能在有限的时间里整合材料。第二道题稍微简单,要求我们结合学过的美国最高法院的案例讨论“司法能动主义”和“司法被动主义”。我选的是布朗案,该案结束了美国公立学校“隔离但平等”原则的历史。通过将该案和普莱西案(确立“隔离但平等”原则)对宪法不同解读的对比,最高院的能动司法昭然若揭。
       第一次考试结束了,细细回想,才发现这一个月的生活太过狼狈。尤其是在美国法概论开始之后,每天连准时吃饭都做不到。课从早上九点半开始,下午一点结束,中间有半个小时活动时间。大家都是下午一点后才吃午饭,之后我会到Furman Hall的Student Lounge小睡一会儿。我在国内每天都有午睡的习惯,因为刚来美国,一时还改不了。下午三点左右醒来,接着开始看案例写Summery。每天要阅读两三个案例,往往一看就得看到晚上九点。然后在昏昏欲睡和被英文累得想吐的状态中坐地铁回家。NYU到我住的Elmhurst有近一个小时的路程,这么长的时间我当然也不能浪费,干什么?案例,还是读案例,凭我那103分的托福是不可能在几个小时之内消化几十页甚至上百页英文的。而且美国法官都有很令人讨厌的习惯,喜欢用复杂的长句和词汇表达一些本来没那么深奥的道理。回到家近晚上十点,然后开始做饭,否则第二天午餐就得啃Pizza。洗个澡,稍微花点时间上网,再把剩下的案例读完,最后倒下不用多久就能睡着。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晚上的睡眠有问题,特别羡慕像柳同学或者李超这样倒下就着的人,现在发现那都是生活太过安逸所致。当然有时候实在辛苦,稍微偷懒一下,代价就是案例没有办法读完。到了第二天上课,自己就完全像个大白菜一样不知道教授在讲什么。美国法概论这门课的目标是将JD学生1L要学的基本课程浓缩在短短两周的时间里。每天一个大主题,比如美国宪法、合同法、侵权法、财产法、民事诉讼刑事诉讼等,最后两天重点讲惩罚性赔偿。上课时教授先简要介绍各个主题的相关内容和规定,接下来和学生讨论昨天布置的案例。课堂的气氛非常自由,有问题可以随时发问。教授讲案例的方式绝不像国内蜻蜓点水般介绍个案情大概即可,而是深入到案例判决书的Majority Opinion、Concurrence and Dissenting Opinnion中细致分析每段论述的逻辑,并鼓励学生发表不同的意见。所以如果偷懒,不将案例全部阅读完,只到维基百科上了解个判决大概,是没有办法加入课堂讨论的,更没有办法把握教授和别的学生在交流什么。而这,仅仅是一门为国际生准备的没有学分的概论性课程而已,不难想象正式课程开始之后的情形。
        NYU要求所有的LLM学生必须修够24学分才能毕业。除了两门课以外,我将所有学分都集中在公司法的课程上。不少在外所或者国内大所工作过的人都告诉我国外学公司法回国发展市场会更大。之前在Legal English课上碰到一个中国学生,几年前他已经在欧洲拿过一个国际法的LLM,然后在国内的欧资所干过几年,觉得发展空间有限便再跑来美国学公司法。那天班里组织去布鲁克林的联邦法院听庭审,一路上我们聊的都是以后工作的事。他还特意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我,在美国读LLM,没有比公司法更有用的课程了。我说那国际法呢,他说远没有公司法的业务大。这一年秋春两季的课程中我选了“美国公司法理论”、“证券法”、“企业并购”、“破产法”、“企业重组法”、“反托拉斯法”等课程,秋季还有两门课选的是“美国法律方法论”和科恩教授的“Law and Society in China: Access to Justice”。前者是专门为大陆法系学生开的课,主要教如何用英文写法律文书比如起草合同还有如何利用资源做研究等;选后者纯粹是冲着科恩教授的名头去的,科恩是亚洲法尤其是中国法的专家,在美国学术界是泰斗一样的人。注意,我这里用的是“学术界”而不是“法学界”,原因是科恩的名气远不止于法学界的范畴。据说当年是他写信给基辛格建议中美建交。他的这门课是个Seminar,上课以讨论为主。科恩教授对中国法制的批评甚是猛烈,但对中国学者和中国学生却尤为友好。我一定要在他面前努力表现,争取拿到他的推荐信将来用以申请JD。
       来NYU之前,我还在密歇根大学和NYU之间纠结了很久,现在看无疑自己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且不说纽约城的生活要比安娜堡那个农村地方有意思地多,NYU本身就具备很多特殊的优势。上周,学校请来美国一个很有名气的律师Jan Schlichtmann给我们做讲座。Jan Schlichtmann是好莱坞九十年代一部名为A Civil Action的电影主角的原型。那部电影就是根据他八十年代的一个的环境侵权诉讼改编的。我们前一天晚上在学校礼堂里看了这部电影,第二天就能听到电影原型给我们讲座,还有比这更酷的事吗?NYU一年的LLM队伍有四百多人,当中不乏事业已经成功的人士。那天在新生欢迎酒会上还碰到日本的一个非常有名的媒体法律师,他已经在日本最大的电视台NHK当了十年的法律顾问。欢迎酒会上我们的项目主任Jacobs教授说:“看看你们周围这些优秀的人吧。你们当中是不是有些人在心想自己一定是由于NYU录取错误才进来的这里?”我们一阵大笑,接着他说:“我敢保证,在NYU的一年绝对会是你们求学经历中最难忘的时光。如果毕业后你认为不是,到时找学校退学费。”又是一阵大笑。
        嗯,难说。虽然开学一个月我已经感受到这里生活的充实了,但至于其是不是我最难忘的求学时光还不好说。俺将来是要读JD的,万一一不小心被哈佛录取,那这里的一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呵呵。谁知道呢?一切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已经接到多人的投诉,说博客应该放点个人的生活照。Fine!但人丑,不敢多放,就先一张吧。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NYU School of Law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看看我新买的苹果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urman Hall里的学生休息室,里面有个微波炉,我一般是在这里加热从家里带来的午饭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爱伦坡的展览室,不知道他和NYU是什么关系,改天研究研究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urman Hall里的教室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urman Hall里另一个五星标准的学生自习和休息室。看到那长沙发了没?我一般躺在上面午睡。很舒服,除了空调太猛。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法学院主楼Vanderbilt Hall里面的学生自习室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Vanderbilt Hall里带着新英格兰风格的扶梯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我们上美国法概论的地方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法学院的图书馆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NYU学生活动中心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NYU Stern商学院的论坛。Stern和法学院还有电影学院是NYU的金牌学院。其中法学院全美前五,Stern商学院全美前十,电影学院具体排名不清楚,唯一知道的是李安毕业于这里。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学校的综合图书馆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切才刚刚开始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评论这张
 
阅读(2642)|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