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瓦尔登湖的落叶

你知道,当人们感到非常苦闷时,总是喜欢日落的

 
 
 

日志

 
 

一直未放下的梦  

2010-07-24 00:18:01|  分类: 忧伤年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对于十八九世纪的英美小说,我对散文一直没有多大的兴趣,总觉得散文少了一种小说所特有的时代感和冲击力,又缺乏诗歌的精致和纯粹。所以我对文学的记忆中,没有多少空间是留给散文的。不过倒是有那么一篇,怎么挥也挥不去它的味道。
       味道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那篇散文留给我的印象正是如此,犹如一股淡淡的花香,夹着我少年时代的憧憬。文章是一位重回故土的游子写的,题目和具体的内容已经不记得了,除了一个细节。某个晚上作者在院子乘凉,看到月光透过老家的榕树在沧桑的墙上洒下斑驳的光点,就像看到一幅世界的地图,那大块大块的阴影就是欧亚非和美洲的大陆,剩下的被铺满月光的地方就像地图上蔚蓝的海洋。于是他在老墙的地图上一个一个寻找自己的足迹。他飘忽的思绪将我带入了虽只用只言片语描绘但却令人回味无穷的旅途岁月。尔后我开始将自己想象为他,想象自己将来有一天也要漂洋过海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如果有人说我很小很小没形成世界观之前就开始崇洋媚外,我一定是不会否认的。当然现在大了,看问题也逐渐有了自己的视觉,可我依然承认外面的世界从未停止它的诱惑。老妈对我说,我的出生和别的孩子不太一样。不一样的地方是出生时我的脐带特别长,且都绕到我的脖子上了,接生医生还打趣说我的来路特别长,定是经过千山万水从很遥远的地方来到我的出身地。这个小典故,老妈偶尔和别人提起,尤其是我开始申请国外的学校之后变得更加频繁。然后她的听众总会说:“哦,看来来得远,走得也远。”这或许能解释我为何从小就崇洋媚外吧呵呵。
       高中的时候,坐我前面的是一个长得像猫名叫蕾的女生,所以我叫她猫蕾。猫蕾经常和我玩一些很幼稚的游戏。当时班里买了一个地球仪供大家学习地理。一次我和猫蕾很有创意地借研究世界地图之名将游戏玩到地球仪上。游戏的规则是这样的,一方闭上眼,另一方转动地球仪,接下来闭眼的人用手指停止转动的地球仪,然后要宣誓手指停落的地方就是将来自己生活的地方。不过玩这个游戏我不怎么走运,一次也没停到当时梦想的欧洲和北美大陆上,还有一次掉到太平洋里去了。
       高中毕业了,我和梁萍不约而同地被辽大录取。录取结果出来后,我们隔着电话聊起将来的打算,然后我才惊奇原来平时那么爱党爱人民的梁萍同学也是一心向往大洋彼岸。最后我们豪情万丈,一起约定“毕业后,死也要死到美国。”只是四年之后,她顺利去了美国,而我去了北京。踏进法大的那一天,激动之余又不免夹着担忧,因为我似乎和自己做了多年的留学梦渐行渐远了。还好我终归是幸运的,三年的研究生岁月过后,迎接我的将是异国的另一段求学经历。
       那天在学校新一号楼门前和劳艳师妹聊起各自的留学打算。我说,其实拿走家里那么多钱到NYU读法律还真不仅仅是为了将来能找到多好的工作,更重要的它关乎我对自己人生意义的一次结果未知的探索。艳说:“师兄,为了探索人生意义的话这个成本可有点大哦!”我没有再回答,因为没有语言能脱俗和具象“人生意义”这个词汇。我只知道,有些东西,你轻易放下了,你会不甘心一辈子。

                                                                                                                                                                               2010年7月24日凌晨于香港

 

最后发些长城的照片。在北京三年了,我居然在离开的前一天才最终登了长城,和CC惠生做了一回好汉。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一直未放下的梦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评论这张
 
阅读(2652)|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