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瓦尔登湖的落叶

你知道,当人们感到非常苦闷时,总是喜欢日落的

 
 
 

日志

 
 

Following The Spring  

2010-05-18 20:29:26|  分类: 随心旅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之所以想到用“Following the spring”做标题,源于我和历史男在去承德的火车上碰到的美国人Michael。他说自己的这趟旅行从冰雪消融的科罗拉多出发到春意盎然的上海,从上海到枝头刚冒出嫩叶的西安,然后从西安到暖春的北京,再从北京到梨花满目的承德——一路上就像追随春天的脚步,看尽了各地的春光明媚。嗯,多有诗意,就用来作为此篇游记的题目吧。
       来北京三年了,承德一直是我想去的地方。之前申请学校就和历史男约定,如果能成功申下Top14的法学院,就请他到北京周边旅游一次。一开始我们定的是天津,后来由于Top14中一来来了两所且被Top5的NYU录取,加上我投资他炒股小挣了几百块,就将天津升级为承德,除了景点门票之外,其余的花费均由我支付。(现在发现这实在是一个英明的决定,承德各个景点的门票贵地令人作呕,凭学生证还不能打折。)
       九号早上我六点多不到就起来了,火车八点多出发。由于五一刚过,外出旅行的人不多,火车上有不少空的位置。上车后没多久我就在一排椅子上靠着睡着了。醒来却发现历史男不翼而飞,回头才看见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坐在老美旁边聊起英文。真是个崇洋媚外的孩子,一见到鬼佬就蠢蠢欲动,按耐不住自己的激动。历史男见我醒了,便招呼我过去。那个老外叫Michael,美国人,这次和朋友来承德旅行。交谈中得知他年轻时在摩根工作,加上他温文尔雅的举止,我和历史男断定他是美国中上阶层人士。Michael告诉我他来自费城,现在则住在科罗拉多,不过此前他还在纽约呆过两年。提到纽约我告诉他今年八月将到NYU法学院读书,一听到是NYU,他忙竖起拇指说我一定非常优秀才能被NYU LAW这么知名的法学院录取。虽然我不停作谦虚状加以否认,心理却高兴地连北都找不着了。这也是接下来整个交谈过程的基调,我们愉快而轻松地聊着各种话题:旅游、摄影、政治,还时不时地加上那么一点幽默。而我们的交流也很快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用历史男的话说,老美就像人群中的Sun,而我由于有幸和他一路交流而成为反射太阳光的Star。什么话?我觉得我才是sun 而老美是star,没有我的翻译,众人语言不通,对他的兴趣能持续多久?
       火车在行走了四个多小时后终于停下。一出站就看到了“裘翠楼”的广告牌,那正是我们在承德的几天落脚的地方。在这里要感谢寝室的野哥。野哥家在承德,而“裘翠楼”正是他家族拥有的众多资产之一。据他介绍,“裘翠楼”三字还是当年乾隆皇帝为承德一家几百年历史的老店提的。不过现在的“裘翠楼”是在原址上重建起来的一栋六层古典风格的小楼,客房在小楼的最顶两层。野哥给我们安排的是标间,非常干净舒适。能不花一点代价就住进如此舒适的酒店,着实为我们节省了一笔不小的开支。在酒店安顿好后,背上相机,我们开始了四天三夜的承德之旅。中午饭我们在酒店附近吃的,便宜至极。我一直以为东北的菜馆最实惠,在这里吃了第一顿之后才发现承德还给游客留下另一个印象:普通饭店里的菜价格低廉且菜量巨大,比如满满的一盘宫保鸡丁才十来块。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第一天中午那家饭店的原因,当天回到酒店时我们都出现肚子不适。
       因为饭后天空飘起了小雨,加上只剩一个下午的时间,我们选择的是“磬锤峰”开始第一个景点的游玩。下面的第一张图就是磬锤峰的远景,想象力丰富的同学估计一看到它就能想起某类东西。是的,它像男人的生殖器。正是因为像,据说磬锤峰被许多没法怀孕的妇女视为必须亲自朝拜的地方。山下有缆车直接将游客送到峰旁,往返五十元。对于那些朝拜的妇女来说是不能坐缆车的,她们必须步行上山表虔诚以吸天地之阳气求得怀孕。俺和历史男既不是什么不孕妇女也远未成家,到这里纯粹就是冲着缆车来的。两人往返100块虽然不便宜,但是享受四五十分钟的空中之旅还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到了山上由于还需要50块才能进去参观磬锤峰,我们都没有进去,故在做了短暂的浏览以及照相之后便坐车下山。
       第二天我们我们的安排就是大名鼎鼎的避暑山庄。避暑山庄是承德最主要的景点,可以说,没有避暑山庄就没有今天的承德。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其门票高达120块。避暑山庄是由康熙乾隆建成,而据历史男介绍,雍正在位期间因为日理万机一次都没来过。我们从丽正门进入山庄,直接在丽正门前方的就是山庄里的博物馆,其原型是当年清朝皇室来避暑山庄所居住的地方。虽然同为皇家园林,山庄里的建筑却与颐和园或北海公园有着不一样的风格。山庄里处处营造一种清新淡雅的格调,各处建筑很少见到皇室建筑常用的红墙黄瓦。不过清新淡雅却不代表低调,在博物馆园区的一座大部分用檀香木建成的殿宇就透着皇室建筑的奢华和精贵。尽管已有几百年的历史,该殿宇还是不停地散发出浓郁的木香。导游说,要不是因为阴天,整个院子都能闻到檀木的清香。
       山庄里的这座博物馆可谓与中国近几百年的历史息息相关。乾隆皇帝就出生在这里,据史学家考证其是雍正在山庄期间一时欲望难抑而与一宫女发生关系所生。还有,清朝有两任皇帝嘉庆和咸丰死在这里。其中咸丰在避暑山庄时还签署多个丧权辱国条约。咸丰死后,慈禧发动的辛酉政变也发生在这里。对于这么有历史意义的地方,在酷爱历史的历史男看来肯定是不能匆匆扫一眼就了事的,他能在一个小小的房间里看上十分钟的瓷器。无奈,兴趣点的不同加上山庄巨大的面积使我们只好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后来才知道,他在博物馆里比我多花了近一个小时才看完,而这使他牺牲了坐观光车上山游览的时间。我在从博物馆出来后就请了一个导游陪我坐车上山,导游费10块钱,虽然便宜,但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在这里得到适用。那位导游阿姨似乎对避暑山庄的典故也不怎么了解,比如在介绍烟雨楼的时候除了说这是《还珠格格》当年拍摄的地方就再没说别的,因此我提前炒了阿姨的鱿鱼。不过因为她人还算不错没有乱要价,加上看到他们生意实在不好做的份上就多给了她十块钱。
       山区占整个避暑山庄的四分之三的面积,观光车上山按规定停靠四个景点,每个景点停十分钟为自由活动时间。原本应该是蛮有意思的一次盘山之旅,却因为和一个霸道的家庭同坐一车弄得我的整个过程极度不爽。事情是这样的,在整部车上只有我和一个家庭两组游客。那个家庭共五人,其中三位男的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什么有修养的人。车按规定在每个景点依次停靠,但这个家庭似乎不是来旅游的,每个景点扫一眼一分钟不到就嚷着司机往下个景点开,用走马观花都远不足以形容他们的匆忙。我稍微慢一点都要被他们责骂,并说不能让整车人等我。其实,所谓的整车人也就是他们一家人而已,而且按规定每个景点是有十分钟的自由活动时间的,我虽然摄影要慢一点,但所用时间离十分钟还相去甚远。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没有费口舌和他们理论,一来他们不像是能讲道理的人,二来万一激怒对方为自己招来伤身之祸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啊,接下来的盘山之旅俺一个斯文学生就只好忍气吞声随他们摆布了。导游阿姨实在看不过去但身为一个弱女子同样也不敢多言,唯有私下和我说:“没见过这么过分的。”赞一个,总算有人说句公道话,单为这个我就应该多给阿姨十块钱呵呵。
       在避暑山庄的一天,最不能不提的是承德多变的天气了。我们几乎是在一天的时间里经历了所有的天气类型,也正因为如此,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无常天气变幻的光影给摄影带来的极大益处。到了五点多的时候,乌云压境,但空气依然是出奇地通透,一群摄影爱好者一样的人守在金山对面等待云开见日。这个时候要是在别的地方用东北话说就是也就这么地了。不过那群色友跟我说,在承德,天气能在一分钟之内发生你意想不到的变化。因此尽管历史男催着离开,我还是决定等等太阳,当然不抱多大希望。过了有二十分钟的时候,奇迹果然发生。太阳从乌云底下露出,瞬间被夕阳照亮的地面和着依然乌云主宰的天空,呈现出一种奇特而夺目的黄昏盛象。这个时候,你听到最多的是此起彼伏的快门声,没有人在这般景色前愿意浪费哪怕一秒钟干别的——都恨不得将一切装进自己的镜头里,我也不例外。这次难忘的摄影经历不仅令我收获了多张满意的片子,同时也让我结识了承德摄影协会的张姐和袁姐,她们都是国家级摄影大赛的金奖得主。本篇日志中的最后就是两张张姐抓拍我摄影时的照片。
       在承德,除了避暑山庄之外,围绕避暑山庄建立的多座庙宇(外八庙)也极具旅游价值。在承德的第三天,历史男和我便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逛了小班禅宫和小布达拉宫,两者均为北方少见的藏式风格寺庙。这两座庙宇的风格接近,无论从建筑本身的风格还是格局的安排上都如出一辙。不同的是,小布达拉比小班禅宫规模更为宏伟,更具藏族风情。你们一定奇怪,既然是两座风格接近的庙宇,我们又何必浪费时间和金钱把两个都看了呢?这个要归功于承德旅游局的捆绑销售政策。在承德的外八庙中,最值得游览的是小布达拉宫和普宁寺。如果不是对寺庙有着极大的兴趣或者身为虔诚的佛教徒,普通的游客来承德光顾最多的也正是这两座。这导致的直接结果是外八庙中的其它庙宇客流稀疏,门可罗雀。因此从今年开始,承德旅游局对外八庙的景点实行捆绑销售政策——不单独出售普宁寺或小布达拉的门票,两者都和附近的另一个寺庙组成联票,比如小布达拉宫就和小班禅宫组在一起价格为八十元。
       小布达拉宫虽然远未能和布达拉宫相提并论,其建筑规模还是相当可观的。由于整个寺庙缘山而建,站在小布达拉的至高点视野开阔,能眺望承德的全景。与小布达拉正对面的是避暑山庄的后山,我注意到山间有条小路直通山顶。所以傍晚从庙里出来后,趁着极好的阳光从这条路跑上山远摄小布达拉的全景。在山顶时,你猜我又遇见了谁?原来昨天在避暑山庄里结识的承德色友张姐她们也在山顶拍摄小布达拉宫。缘分,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在小布达拉之后,她们开车带我到小班禅宫旁边的山丘摄夕阳的剪影。我不得不说,山丘上我再次遇见光影和美景的完美结合。这次所得成果我会在下一篇日志专门呈现,在这里恳请大家下次一定一定要过来看,保证那将是一组气势恢宏美到令你窒息的风光大作。
       在承德的第四天我们只剩下半天的时间观光,中午一点半就得坐车回北京。这天和历史男去的景点是承德外八庙中的另一个经典之作普宁寺,也就大佛寺。普宁寺是承德外八庙唯一一间还有僧人的地方。除此之外,关于该庙还值得一提的是里面有一尊全球最大的木质千手观音,本日志下的倒数第七张照片为我的偷拍。在普宁寺里我还抽到了一个中上签,签文讲的是范雎相秦的典故,由于非常契合我即将留学的身份,在我看来该签实为上上之签。好,既然天意如此,大家就等着看我如何征服美帝国吧。
       一点四十左右,开往北京的列车开始载着我们告别承德,和历史男的四天三夜毕业之旅到处结束。车窗外掠过早春的风景,满树的梨花伴随我们一路归途......
      

 

磬锤峰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避暑山庄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烟雨楼,当年红极一时的《还珠格格》就是在这里拍摄的。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避暑山庄里的试马棣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天气变化多端,刚才还是阳光灿烂,转眼风起云涌,乌云满天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水心榭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狮子林,仿苏州园林而建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金山上地阁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须弥福寿寺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小布达拉宫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小布达拉里的金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小布达拉融合了藏式和汉式的建筑风格,从外面看,其为典型的藏式建筑,为布达拉宫的缩小版;从里面看,又是亭台楼阁,屋檐门窗飞龙走凤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知道是谁的影子吗?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普宁寺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rest and me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看我对摄影的痴迷(为承德摄影协会的张姐提供)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Following The Spring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环游世界
阅读(2227)|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