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瓦尔登湖的落叶

你知道,当人们感到非常苦闷时,总是喜欢日落的

 
 
 

日志

 
 

过年  

2010-02-14 22:14:34|  分类: 淡茶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每到过年,总是很兴奋。有新衣服穿有好东西吃有利是(压岁钱)拿,还不用上书堂被老师折磨得没完没了,春节往往是我们一年当中最好的时光。
       现在大了,很多事情经历多了便开始失去新鲜感。春节也或多或少地变了滋味,我们不再为新衣裳激动,不再为糖果嘴馋,也不再为五十块一百块的利是兴奋地彻夜难眠。当然,长大后的我们对过年有了另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期待,就是和一年不见的全家人,团团圆圆地在一起呆几天。今年的春节对我而言尤其珍贵,很有可能,接下来的好几年我都没有办法像这样过年了。如果一切顺利,我会在今年七月去大洋彼岸的美国,读个老流氓然后努力转JD和考Bar还有找工作。这样即使不考虑往返中美的昂贵经济成本,时间上估计也是不允许的,毕竟春节不是老美的节日,就比如圣诞节不是我们的传统节日一样。
       说到出国,顺便插播一则好消息。那就是我在一月份的时候已经收到了来自范德堡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的Offer。范德堡大学全美综合排名18,法学院排名则徘徊在15、16的位置,可以说是除了Top14之外最好的法学院。在我所申请的十三所学校中,这个对我来说几乎是两个最好的选择之一,另一个则是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全美十五所顶尖学府之一)。这两间学校无论综合排名还有法学院排名都进入全美前二十,更重要的是,Vandy和WUSTL都允许LLM学生在毕业后无需LSAT只要GPA达到一定要求后就有资格申请转JD。虽然再过一段时间,Top14的Offers来几封我毫不怀疑,不过除非Harvard、Columbia、Upenn或者UVA,其它学校则很难让我放弃范德堡了,包括我很早很早之前梦想的康奈尔。除了我的范德堡之外,表妹更是Offer频至,继我在上篇日志中提到的普渡大学之后,最近她又接到包括爱荷华大学和匹兹堡大学的Offers。拿到了匹兹堡大学的录取,我舅舅也总算吃了一颗定心丸,匹大无论是学校本身还是地理位置都已是很不错的选择。
       今年回家,老妈给我取了一个新名字,叫翔俊。郑翔俊,感觉挺韩国的。老妈说,这个名字是她请广州的师傅为我算命算出来的。那位广州师傅经过一番苦心妙算,得出海湛这个名字和我命数不服的结论。他说,如果我继续这么叫下去,将来会有两成两败,其中我读书会很顺利并且读到很高学位,此为一成;工作则一成一败;最后我将来的孩子会特别难养,大概会变成不良少年之类的人,此为另一败。于是,算命先生吩咐老妈以后称呼我“翔俊”,这样我无论学业事业还有家庭都会一帆风顺。哎,迷信的老妈啊!不过在这里声明一下,大家不用叫我翔俊,请继续叫我海湛。翔俊只要在家里使用就可以了,那位算命先生说。
       前几天一直在老家呆着,昨天“围炉”完后才回到湛江。“围炉”是老家过年的一种习俗,不知道是不是这两个字,我是根据家乡话的发音转过来的。“围炉”具体的仪式程序是,在除夕的那一天,准备好米饭和白切鸡鸭等食物,用来祭拜不同的对象。首先是在各自老家的家宅贴上新对联,将食物摆在祖先牌位前,然后我们一个个跪拜祖先,最后以烧钱宝和放竹炮结尾;接下来依照几乎相同的程序去祭拜村子里供奉的守护神和土地公公。除夕的这一套仪式带有那么一点强制的意味,每家每户最起码要保证每年都有人来祭拜祖先、守护神和土地公公。很有意思也很有渊源的传统,大概纯粹的城里人是没有这些习惯了吧。还好我以前是出生在农村的,才有机会将每个春节以一种独特的乡土传统来度过。
       今天是2010年的大年初一了,可以预见到这将是我很忙碌的一年,紧接着我就得马上完成那篇烦人的毕业论文。日子是辛苦的,压力是巨大的,前程是美好的。2010祝大家心想事成。

       亲戚家可爱的小女孩,对相机和镜头特别感兴趣,总是抢我那部单反往取景器里看,莫非以后是女摄影师?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亲戚家的小男孩,有着长长的眼睫毛,嘴巴很可爱。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这种叶子在老家的野地随处可见,不知道它的学名叫什么。小时候有时候老妈会摘下新鲜的叶子切碎了用来炒
       饭,特别香。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我对这种野花记忆尤深。这种花很特别,一朵花由若干朵小花组成,摘下每朵小花,然后吸其茎部,能吸出微
       甜的花汁。小时候没有零花钱买零食,所以我还有很多伙伴经常找这种小花解馋。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过年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评论这张
 
阅读(166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