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瓦尔登湖的落叶

你知道,当人们感到非常苦闷时,总是喜欢日落的

 
 
 

日志

 
 

在奉化的240小时  

2009-08-27 01:54:54|  分类: 随心旅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某种意义上说,在奉化的十天是这次旅游的一种延续,只是经历相比于前期的旅游更为丰富。
       在杭州告别家人后,我于六号坐上了开往宁波的列车,开始了我在柳同学家逍遥自在的240个小时。柳同学家在奉化,是隶属于宁波的一个县级市。奉化没有火车站,所以得麻烦他特意跑到宁波接我。不过也恰好趁着这个机会,到宁波的第一天便见到了传说中的布衣,也就是柳同学的女人,前女人。布衣在宁波工商银行工作,那天天正下着雨,她还从银行给我们带了一把伞。当然在去饭店的路上我独自打伞,而她和柳同学则亲密地撑一支。可能是想让我尝尝地道的宁波菜,布衣特意选了一间叫老宁波的古色古香的菜馆,我们靠着街边的窗户坐下。由于是第一次见面,有一点拘谨是在所难免的。即使在柳同学和布衣之间,这样的拘谨也也隐约可见。布衣的话不多,平时应该是一个娴静的女子。我一直觉得江南的女子有一种特殊的味道,很朴实,不华丽,像江南的水乡。布衣那天给我的恰是这种印象。我们一边开着无关痛痒的玩笑一边吃饭,期间还约好给布衣拍套写真,不过后来没有时间没再见到她,写真的约定也就不了了之。吃完饭后,柳同学的爸妈也已开车来到宁波接我们回奉化。桦提议布衣也和我们一起,这样顺道送她回家。不料她却马上回绝,理由是不方便。看来儿媳怕见公婆是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的真理,即使他们分手已有一段时间。
       虽然我已不是第一次见柳妈,但千里迢迢跑来浙江打扰她也挺不好意思的。说的好听点我是来看柳同学的,不好听点就是来白吃白住的。所以在见到柳妈柳爸时我甚至紧张到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们。好在柳同学贴心地在旁边提醒一句:“叫他们叔叔阿姨就行。”奉化离宁波大概有四十分钟的车程,没多久就到了。在路上柳同学一直强调说他家只能算是十年前的豪宅,不过在我看来,即使现在也依然算得上豪宅。这豪宅一共四层,其中起居室在二层。地板铺的是大理石,天花板仿照宫廷设计并挂上水晶灯。三层是他们的卧室,我这十天时间和闺密一起睡。倒不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房间,而是为了方便像本科同住一个寝室那样彻夜聊天。在三楼还有一个小书房,里面有电脑,这个书房是虽小却是整个豪宅的娱乐中心,同时也是我在柳同学家呆的时间最长的房间。至于呆在里面干什么,你看,里面有电脑,上网下载方便,两个男的,不用想你们都能猜出我们相当一部分时间在干什么。(打住,别想歪了,我们虽然亲密如闺密,但不是gay,呵呵!)
        一回到家,阿姨就显出非一般的热情。端出各种各样的新鲜水果让我品尝,问长问短,末了还要我把脏衣服脱下来让她洗。这样的热情着实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本来就拘谨的我显得更加拘谨。其实在我们寝室八人中我并不是第一个访问柳同学家的,毕业的时候老大到江南谈生意就到奉化呆过几天。我私下问柳桦老大那时的表现怎么样,他说同样很拘谨。不过老大还好,因为当时他是和李超一起的,这样相互之间也就有了行为模式的借鉴对象。比如说吃桃子,如果李超吃三个,那老大完全不用担心吃两个会不会显得太贪婪。而这次我就不一样了,只有我一个人,实在不知道该吃几只桃子。好在这种情况在后来逐渐的到改善,互相熟悉了生疏感和拘谨也就渐渐消退。
       阿姨的热情体现的另一个方面是,从一开始她就张罗着到各处游玩,尽管她和叔叔要工作不能抽出太多的时间陪我。到奉化的第二天,得益于莫拉克台风,奉化周边的降水特别丰富,使得郊区一处水库水量激增不得不大量排水,因此水坝形成了平日不多见的巨型瀑布的景象。我们四个人从一大早就开车驶向山区的水库,其中还途径他们新买的闲置的别墅。柳同学说,这是他妈退休之后计划生活的地方。早在本科时,我就老说闺密家的不动产散落宁波各地,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说回正题,我们去的地方虽然只是一座人工的水坝,但洪水冲击而下的景象和天然的瀑布并无二致。我向来向往瀑布,却从没有机会见过规模这么大的瀑布,激动是少不了的。我还在水坝旁借用叔叔的三脚架尝试了一次用慢快门拍瀑布,以获得流水丝绸般的效果。只是那天天公不作美,我们在水坝上游览的时候雨一直下个不停,以致没法仔细欣赏就匆匆就从坝上下来。午饭是在水坝旁边的一个饭店吃的,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还吃了不多见的从水库里捞的河鱼的鱼头,果然是未经污染的原生态生长出来的鱼,吃起来清新可口,而且没有一点土腥味。
       因为莫拉克的影响,我有幸看到了一次人工瀑布的奔腾景象。俗话说有得必有失,看到人工瀑布是以牺牲惊险刺激的漂流为代价的。漂流我这么大只玩过一次,还是那次和本科同学去大青沟玩的你还要伸手到水里使劲划漂流阀才会往前滚的那种。这次一来到奉化,他们就准备带我去被号称为江南第一漂的地方来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漂流。甚至连票的拿到手了,最后却由于该死的莫拉克台风冲毁了漂流场,我们的美梦也不得不付之东流。唉!!!
       像我上面说的,在奉化的十天,我基本上是以另一种更为悠闲的方式在旅游。因为阿姨还有叔叔一有时间就开车带我到周围转。其中当然少不了奉化的旅游代表性景点蒋介石的故居。蒋氏故居在溪口,溪口是奉化下面的一个小镇。或许是缺乏历史素养的缘故,名人故居之类的旅游景点对我向来没有什么吸引力。这里也如此,无非就是几栋蒋介石及其家人曾经住过的房子而已,与那个时代的其它房子没什么区别。不过奉化人比较聪明,他们可能考虑到大多数游客不会为区区几栋房子卖单,所以围绕蒋氏故居利用当地的自然风景建起了一个大的旅游圈。而像我这样的游客,就有点买椟还珠的感觉,对旅游圈的核心蒋氏故居没啥兴趣,匆匆走一遍扫一眼完事。吸引我的反倒是景区内景点与景点之间盘山公路上看到的绝美风景。每次看到一幅如画的景观,我总是情不自禁发出感叹:“真是太美了!”到最后他们都将这句话视为我的口头禅,由此可以想象,一路上我将这句重复了多少遍,换句话说,一路上我眼前掠过了多少次令人惊呼的绝美风景。下面有图证明我无半句虚言。
       在闺密家除了前面提到的布衣,我还见了他的其他好友,比如伟子林牧风等人。闺密说,伟子是他小学和初中的最好的朋友,而林牧风是他高中最好的朋友,不用说,俺则是他大学最好的朋友,有点三代同堂的感觉。只是和他前期的那几个闺密在一起,心里多少有些自卑和妒忌,要知道,如伟子林牧风等人,要么是市长的儿子要么是银行行长的儿子,全不是等闲之辈啊。即使不是高官的后代,其他人的出身也同样显赫,比如浙江一作家的女儿小糖。小糖是闺密高中一同学。闺密对她的评价颇高,称认识她就像认识艺术一样。在此次见到小糖之前,我和她也都通过博客知道对方的存在。透过文字她之前给我的感觉是一个恬静的散发艺术气质的女子,这次见面证实了这一点。与其她的南方女子不同,小糖不是那种矜持的人。例证之一是宁波那天在见到小糖之前,我们在K房吼歌,其中闺密为了在多年未见面的小糖面前一展歌喉,反反复复将One republic的那首Apology练了不下五遍,准备等小糖一来就唱给她听。不料小糖来了没聊几句就直接点歌去了,完全忽视了在旁边卖力演绎的柳同学。唉,阿柳啊,你说你那天真是白练了对不?不过话说回来了,小糖的这种不矜持的举动却使她举手投足间有了另一种气质,我能想到用来形容的词是落落大方,或者通俗一点就是我们说的大气。这样的女孩接触起来有时候更加舒服。
       K歌完后我们到附近的必胜客慰劳自己的肚子。席间我还在同样热爱摄影的小糖面前秀了我的摄影装备。自然而然,这带动的下一个结果就是饭后我们三个肆无忌惮的自拍起来。其实私底下我和柳同学给小糖起了一个绰号,叫自拍女。因为种种迹象表明她是一个非常热爱自拍的女孩子。不信你到她博客看看,大多数日志都有她的美照。当然,我和柳同学似乎也是同一类人。三个热爱自拍的人聚到一块,加上有高级的单反器材辅助,我们顶着其他食客以及服务员诧异的目光着实折腾了好一阵子。哈,谁叫我们一个长得俊一个长得美另一个长得可爱呢?
        吃完饭后小糖带我们游了夜色中的宁波外滩,然后在江边聊天乘凉。天南海北,我们聊糖的男人聊糖的理想,小糖发自肺腑地说:“我得去流浪!”我又何尝不是怀有这样的梦想呢?不过最后我们流浪没成却被突如其来的大雨狠狠地淋了一顿。对我来说好久好久没有这么畅快地淋一场雨了!
        ......
        在奉化呆的十天日子实在是过得太爽快了。每天吃的好睡得好,叔叔阿姨还有柳同学的热情好客让我像在家一样舒服,奉化的美景使我的记忆卡里又充实了无数美照,还有最不能不提的一件事是,我在奉化查到了我的托福成绩。这个被柳同学称为噩耗的成绩最后以阅读29听力26口语写作各24总分103分呈现在我眼前。啊,人生真是无限美好!!!

       思绪有些乱,记的事有点多难以理出个条理来,发点在奉化的照片弥补吧。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在奉化的240小时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评论这张
 
阅读(130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