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瓦尔登湖的落叶

你知道,当人们感到非常苦闷时,总是喜欢日落的

 
 
 

日志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2007-11-05 23:35:47|  分类: 小城知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堂对我一直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原因或许在于它们代表了欧洲古典建筑中最为动人的部分。
       教堂是这样一种奇怪的建筑,有时候一座城市只要有了哪怕一座教堂就忽然提升了整座城市的品位和意蕴。建筑在西方人的视角里一直是一种艺术形态,而建筑的艺术属性往往又在教堂中得到最集中的体现。当然皇宫或者与皇权相联系的建筑也充当了同样的角色。但是我们应当注意一点,皇宫不是任何时候都向外开放的,而教堂则恰恰相反,不仅对外开放并且期待更多人走进教堂。教堂的这种不同的天然属性决定了它在塑造民众艺术口味和审美意向方面的地位。对于民众来说,皇宫只是部分时代的奢侈品,我坚信在路易十四时代没有多少人见过富丽无比的凡尔赛宫,但我相信同一时代的巴黎人一定为巴黎圣母院的力量和美丽所震撼。所以在很多时候,一座教堂而非一座华丽的宫殿决定了一座城市的艺术感染力,就如圣彼得大教堂之于梵蒂冈,圣母百花大教堂之于佛罗伦萨,圣索非亚大教堂之于君士坦丁堡,还有威斯敏斯特教堂之于伦敦。
       我喜欢教堂,有时不仅仅是因为建筑本身的美丽,而教堂背后所承载的故事或者说历史更加耐人寻味。人类的生产力发展到今天,要重现历史上任何一座华丽的教堂在今天的建筑学家那里都不再是一件费力的事。然而却没有多少人愿意这么做,有更多的人几乎是所有的人都将眼光投向未来,都在不断的探索建筑艺术的未来形式,因为他们知道,古典建筑已经做得足够优秀了。在古典建筑的大厅里,已经不再需要任何一座今天的模仿物来增添光辉。更深层次的原因则在于教堂背后的历史是不可复制的。你不能再建一座新的教堂来记录米开朗琪罗为了圣彼得教堂天顶的壁画而使自己几乎变成瞎子的艺术献身历程,你同样不能建一座新的教堂来重现圣索非亚大教堂见证君士坦丁堡上千年历史的变迁和东西文明的激烈碰撞,你更不可能再建一座新的教堂来怀念佛罗伦萨的圣母百花大教堂沐浴的文艺复兴的阳光和清风。
       教堂是凝固的历史,而历史是流动的教堂,至少从建筑史而言是这样的。
       由于历史的原因,原本属于欧洲建筑的教堂在中国并不少见,在北京上海天津等等这样的大城市尤为常见。
       我在前面提到的教堂和城市品位关系的理论当然不适合北京。对北京这样一个从来都不缺乏历史和古典建筑的城市而言,教堂在很多人眼里只是一道可多可少的异样的风景。我相信没有人愿意在论述北京的城市建设史中提及教堂。但我们必须承认,历史是不能被假设的。历史只有是而没有应当。所以今天,北京的教堂同样应当引起这个城市规划者的重视,毕竟它们同样是历史的一个缩影,尽管它们承载的那段历史是那样的不堪回首。
       走到今天,相信出生在共和国诞生之后的我们已经很少有时间和心情去思考殖民历史究竟给我们带来什么,教堂对许多人而言仅仅代表着一段不再被追忆的或者说与自己的生活没有直接关系的符号,或优美,或丑陋。对我这样一个既相信永生相信主也喜爱欧式建筑的人这些教堂又意味着什么呢?答案不仅仅是建筑意义上的美学欣赏。记得有那么一位历史学家说过这样一句话:一切史不过是当代史。我想是的,因为我们总在以今天的价值去重组昨天的历史。微观到我,教堂吸引我同样因为它所代表的那段历史有着那么那么一点点伤感的味道,因为它背后的建造者以及他们和殖民主义毫无关系的梦想:福音。当然这个观点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接受,所以我必须再强调一次:在历史那里只有是没有应当,历史在每一个人的视觉里都是独一的。
       下面的这组照片是我的系列日志“北京的诚实记忆”的第一辑,拍摄它们是为了记录我在北京的日子里一路走走经意或不经意被感动的人和事,也为了在我的博客展现那么一点点我的视觉下北京的建筑还有它们背后的历史,系列名为北京的城市记忆,望大家喜欢!

北京王府井教堂VS西什库教堂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北京的城市记忆之北京的教堂 - Allan -              瓦尔登湖的落叶




 
  评论这张
 
阅读(168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